聊一点对《突围》的看法

不戒和尚:

最近《人民的财产》改名《突围》播了,快播完了。这个剧从2018年专门注册微博去询问到现在,有很多话想说。


由于我现在还没有看,只听了一些朋友零星的repo,发言权很有限,只能说两个:


第一个是这个剧改名的问题。


我不知道审核部门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让它从剧名到老角色名一起改掉的。是想继续冷处理《人民的名义》,还是因为它与《人民的名义》在艺术上不统一,设定前后矛盾的缘故。鉴于人义国民级的影响力,被多家官媒刊登讨论文章,用于对现实政治讨论的药引,我国历来喜欢事事提升到政治的高度去讨论,人义作为一部国民级经典剧作,它的命运已经不取决于编剧一个人。我倾向改名的原因中存在后者。


既然电视剧《突围》的角色改名了,吕德光就是吕德光,跟李达康没有一丝一毫关系。


小说《人民的财产》继续保留人义的角色这个问题。第一,且周梅森多次强调,《突围》不是人义的续集;第二,它是周梅森自己写的小说,跟经过导演演员观众二次赋能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关系不大;第三,作为一个读者,我不承认续作的李达康是人义的李达康,作者续集写烂了读者有权不买账,在构成文学的四要素中,读者的主体性是不可抹杀的。


有人说反对《突围》吕德光,是因为演员换了。今天再说一次,我反对的是作者周梅森,周编在《人民的财产》里胡写一通,吕德光的人设跟李达康差别极大,改成电视剧就更风马牛不相及了,谁演吕德光我都不关心。


要是吴刚演,只能说明他对自己演绎的角色毫不负责,艺德有问题,但是吴刚拒演了。他当初是凭借李达康这个角色爆红的,再演李达康会给他带来更多流量,他扛住了名利诱惑,对自己演绎的角色负责,这点我非常佩服他。我不是他的粉丝,但我永远感谢他。


总之,无论小说《人民的财产》,还是电视剧《突围》,在我心中都跟李达康没关系。


 


第二个是《突围》对人义的继承性。


《突围》和《人民的名义》没有在一个艺术水平上,这是毫无疑问的。它只继承了人义的老角色的名字和地名,与《人民的名义》在艺术和逻辑上存在冲突。


目前我就只说一个我知道的。


周梅森在《人民的名义》中写孙连城是完全当做一个懒政符号来写的,他的所有出场都围绕着懒政这一设定来描绘。周梅森塑造这个角色偷懒到了脱离现实的地步,比如,孙连城作为省会城市核心区区长,暂代区委书记履行职能,竟然能整天整天地接待群众磨时间等下班,现实中没有哪个区长这么闲;比如,孙连城做事从来不是按照区长逻辑在做,什么事都是他一拍脑袋就决定了,压根没想过他的班子,他的政府。


这个角色的塑造已经偷懒,它被创造的目的又再度偷懒。周梅森呈现出来的孙连城的懒政是小事情,李达康就算知道也很难处理,但为了表现对懒政的惩罚,让省委书记从天而降指示连降孙连城三级,让他走人。这种处理办法只能说是作家的幻梦,现实中一个副厅级的区长不会因为一个小窗口、消极处理工人上班被如此重惩。


创作上的偷懒最终也招来恶果,那就是被观众的逆反心理反噬,微信公众号“留几手”随随便便杜撰一篇孙连城怒怼李达康冒充电视剧删减片段,就直接把风向带走,引起舆论同情孙连城。


周梅森起初还声称孙连城这个角色他很得意,人民痛恨“不为老百姓做事、折磨老百姓的懒官”。


被营销号带动的虚假民意一冲,周编火速在《人民的财产》中把孙连城写成救火英雄,写了李达康向孙连城道歉的情节。


周编自诩很有骨气,不向腐败分子政治势力低头,写作不看别人脸色。但我觉得他是要看的。他看市场脸色,市场喜欢什么他写什么。观众觉得孙连城冤,他就推翻自己对孙连城懒官坏官的设定,把孙连城塑造成英雄;有一大群人觉得李达康坏,他就让李达康跟孙连城道歉;李达康人气高,他又在人财后半段疯狂洗白李达康。


他追着市场跑,又被市场无情嘲笑,节操丧尽。《人民的财产》只继承《人民的名义》的名字,名字下的东西早就变味了。


 


我作为一个李达康的粉丝,我不需要李达康多么伟光正,他在人义中的形象就已经够了,他有缺点无须遮掩,他现在有的优点就足够光芒万丈,符合一个艺术典型的要求。


我要的李达康不是在一个完全昏黑的环境中做一个殉道者,要天下乌鸦一起来衬托他的白,而是一个在够得上健康环境中用他的才能和智勇为国家和民族的伟大复兴添砖加瓦的干部。一个副部级干部,是被环境养出来的,如果环境连李达康这样清白做事能力卓越的干部都容不下,这样的世界岂不又回到了《海瑞罢官》的时代?


那我们还不如回去看青天剧。


李达康是一个党员,我喜欢李达康,是我对这个党有信心。


 


过一段时间我会把《人民的财产》和《突围》都看了,认认真真来讨论一次。



评论
热度(177)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年二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