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李】冲动

“达康,达康?”赵立春有些担心地问道。

 

此时赵立春正站在李达康家卫生间门前,他的秘书已经进去好一会儿了。他又敲了敲门,里面还是没有反应。赵立春顾不上那么多推门而入,就看见李达康开着淋浴在地下坐着,衣服裤子都没脱,整个人和落汤鸡一样。

 

李达康看见他,“书记,我没事,您快回去吧。”赵立春过去关了淋浴,脱掉他湿掉的衣服,拿浴巾裹起来李达康,“逞什么强。”李达康瘪了下嘴,其实他意识还算清醒,就那么一点点晕。

 

“书记,您不回家吗?”

赵立春给他擦头发的手停住,“不回了。”

 

“书记,酒不好喝。”

赵立春看着他,可能是喝多了酒难受,李达康充满了让人想怜爱他的感觉,“不好喝你还冲前面给我挡酒?我寻思我这是找了个千杯不醉的秘书,嚯,面上还看不出来你不能喝。”赵立春不想怜爱他,第一次喝酒就敢这么喝,不怕出个什么事。李达康给他说得眼泪汪汪,说两句还哭上了,赵立春掐着他的脸说:“以后不能喝就不要挡前面喝,老子不需要你给我挡酒。听见没!”

嗯,李达康哼出个鼻音,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赵立春心想我何苦在这儿跟醉鬼讲道理。

 

“书记,我热……”

赵立春长叹一口气,我忙活半天我也热,抱起李达康去到他卧室。“好了,快点睡吧。”还没等赵立春走开,李达康拉住赵立春的衣角,“立春书记,我真的好热。”赵立春看他脸色发红,额头有汗,别是刚才那番折腾着凉了。赵立春伸手覆盖在他额头上,确实发热的厉害“达康,家里有退烧药吗?”

 

李达康只觉得浑身燥热,额头上感到一阵清凉,舒服地想哼哼,拉着赵立春的手到处摸摸。“书记,我这里热,这里也好热……”

 

赵立春就见他的小秘书拉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上胡乱摸,眼看要摸到危险地方,赵立春连忙把手抽出来,哪里还不明白,今天喝得酒有问题。

 

“看我怎么收拾他们。”赵立春阴沉沉地说道。

 

“达康,达康你听我说。”李达康迷迷糊糊听着赵立春说着什么,说完就出去了,还给他带上了门。李达康只知道清凉来源跑掉了,他又重新回到燥热的感觉中。立春书记刚才说什么来着?酒,哦,酒有问题让他自己解决一下。

评论(1)
热度(1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黄粱一梦城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