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李】冲动

“达康,达康?”赵立春有些担心地问道。


此时赵立春正站在李达康家卫生间门前,他的秘书已经进去好一会儿了。他又敲了敲门,里面还是没有反应。赵立春顾不上那么多推门而入,就看见李达康开着淋浴在地下坐着,衣服裤子都没脱,整个人和落汤鸡一样。


李达康看见他,“书记,我没事,您快回去吧。”赵立春过去关了淋浴,脱掉他湿掉的衣服,拿浴巾裹起来李达康,“逞什么强。”李达康瘪了下嘴,其实他意识还算清醒,就那么一点点晕。


“书记,您不回家吗?”

赵立春给他擦头发的手停住,“不回了。”


“书记,酒不好喝。”

赵立春看着他,可能是喝多了酒难受,...

【惠春】秘密

真父女 | 老赵家一脉相承的疯批基因 | 慎入


赵小惠端着盘子上楼,来到赵立春的房间敲响房门,“爸,我进来了?”没听到答复的她轻轻推开房门,看见她父亲站在窗前不知道看着什么。“爸,”赵小惠过去轻柔地拽了拽赵立春,还想说什么却瞧见了庭院里的那株红玫瑰,手不由握紧指甲深深掐入掌心。他有什么好的,至于让你那么念念不忘吗,这么多年了,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


赵立春皱着眉头把盘子里一小把药吃了,“这次还是治心脏病的药?我已经好多了怎么还要吃。”赵立春从罐子里拿出一颗话梅糖含在嘴里。


“想什么呢?”赵立春来到赵小惠身后,双手...

【赵李】爸爸

一些恶趣味 | 慎入


李达康给赵瑞龙开完家长会出来已经是大中午了,太阳顶得老高,又热又晒。今天本来他在家休息,早上接到赵立春电话,让他替瑞龙开个家长会去。


李达康眯着眼看了一会儿太阳,随手用赵瑞龙成绩单挡在眼前。


“哥哥,”赵瑞龙伸手拽拽李达康,“老师跟你说什么了?”


“说了说你们考试成绩的事,其他也没什么。”李达康冲他笑笑,“我送你回去吧。”


赵瑞龙非得拉着李达康的手一起走,即使是夏天,他李哥的手也是冰冰凉凉的,像人型空调,挨着李达康可舒服了。


李达康给他牵着,赵瑞龙的手软绵绵...

【赵李】喝牛奶

骑自行车后续 | 老夫老妻


李达康一觉睡到自然醒,在床上伸伸懒腰,他觉得自己身上好了许多。周末令人完全不想动弹,李达康一看表八点多了,起身去浴室简单冲了个澡。

李达康一边扣衬衫扣子一边下楼,他没有完全扣紧,留在第二颗扣子处。赵立春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时不时还看一眼电视。听见楼梯口的动静,老赵回头看他,“再不下来饭都凉了。”

李达康看见餐桌上的早饭,杏枝不在,这肯定他出去买得吧。可他刚起来没有胃口,不想吃,怎么办要不赵立春一会儿又叨叨了。李达康没去吃早饭,走到赵立春旁边坐下,跟着他一起看新闻,谁知道还没看了一会儿播到了他和沙瑞金的画面,李达康跳起来拿过遥控就换了台。...

🍁

家乡的枫叶

飘向北方

染了京的红

落在城里

你的窗前


靠一点念想度过漫漫长夜。


市委门口有一排枫树,整个一条街都是,高高大大的,两个人都合抱不起来。每到秋天的时候,叶子渐渐变红,风一吹,就哗啦啦地响起来。

李达康每次路过都会停下来看一会儿,尤其是在秋天。他喜欢枫树,准确来说是喜欢市委门口秋天时期的枫树,入眼一片火红,偶尔掉下来一两片,中间金黄,四周火红。李达康会挑拣出品相好的,夹在书里,全当做了天然的书签。后来给赵立春瞧见,笑他还挺有情调,也不知戳中了他什么心思,就见李达康的脸红的像市委门口枫树上的枫叶一样,渐变色,从脖子一路泛红到耳朵尖。直让赵立春恨不得在办公室就把他小...

【赵李】骑自行车

李达康从林城回来的时候天都黑透了,他摸出钥匙哆哆嗦嗦的往门锁上捅。今天陪沙瑞金环湖骑了自行车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平时不怎么运动的他当时脑子抽风了要和沙瑞金比赛,没想到沙瑞金是孔武有力的那一款,顺着那湖咔咔就是一圈。李达康现在就俩字,后悔。


“杏枝,杏枝!”李达康进门习惯性叫到。


赵立春看着在门口换鞋的李达康,等了一会儿才说道:“杏枝不在,回来了?”


李达康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愣了一下,抬头看见赵立春在沙发上坐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老赵不是在北京,怎么到汉东来了?


“傻站着干嘛?过来。”

“您怎么来了?”

“后天有个开幕...

【赵李】幻象

赵立春抬头望着那栋办公楼,只剩最后一盏灯亮着。他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李达康躲着自己好几天了,以前从没见他闹别扭闹到如此严重,现在竟然连理都不理。


入了冬的京州天气还是蛮阴冷,赵立春站在路灯下面冻得直搓手哈气。这小兔崽子就让他书记在外面受冻,啊?自己在办公室里享受。赵立春越想越气,当即就要去找李达康。可走了没几步就停下了,算了,去干嘛?看他一张冷脸,给自己找气受吗。


赵立春双手插兜,整个人在路边快缩成一团的时候,李达康终于舍得他的工作,收拾收拾准备下班回家了。离老远赵立春就看见了李达康的专车,从市委开出来停在自己面前。


嗯......准确...

© 年二十 | Powered by LOFTER